郭广昌的投资版图:风险与机遇并存

来源:作者:编辑:2015-10-30 12:40

  随习主席访美的中国企业家中,郭广昌是在美国投资最为多元化的一位,他掌舵的复星国际横跨保险、地产、电影、生物制药、时尚女装等行业。由于坚持“保险+投资”的模式,郭广昌也被美国人称为“中国巴菲特”。

  美国是复星国际的最大投资市场,从2009年成功在美国投资医药领域到最近刚刚收购美国财险企业MIG,复星在美国有20个投资项目。期间,郭广昌多次前往美国考察、谈判,这次随习主席出访美国,参加在西雅图的欢迎晚宴以及中美企业家座谈后,郭广昌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有了更深的理解。

  郭广昌:给我印象最深得是:习主席对美国企业家、美国政治家对中国经济的关切理解是非常深的,包括美国人民对中国一些担心也是理解非常深的。他既展示了中国经济活力,中国经济的实力,给美国企业界、政界、老百姓以信心,同时也很好地回答了他们关切的东西,比如说知识产权的保护,比如说我们会不会挑战二战以后美国为主导设立的国际规范,所以既表达对世界经济格局的一种改变现状的分析和期望,也表达了对现状一种尊重和延续,我觉得很接地气,也很懂得对方关切点,所以很好做到了沟通的作用,我相信对美国人对中国人的理解也是会大大加深的。

  记者:您在座谈会上发言,强调了复星不仅注重对美国产业投资,而且也非常注重促进中美之间的文化和社会责任方面的交流。

  郭广昌:我觉得任何一个企业,不仅到美国,到任何一个国家去发展,都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公民,除了经济贡献之外,一定要融入当地的社区,为当地社区做贡献。我们在投资美国已经接近50亿美元了。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不仅仅是政治家的任务,也不仅仅是企业家的任务,我觉得民间关系到人民之间的交流,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有黏性的。所以我觉得通过文化、艺术,能够把两国普通民众融合。我们也做了一些事情,支持大都会东方艺术展、林肯中心艺术展。

  复星集团在美国投资超过50亿美元,拥有美国保险公司Meadowbrook、纽约地标建筑洛克菲勒大厦、生物医药实验室、好莱坞studio 8电影公司、St. John女装品牌等资产。看似杂乱无章的产业投资背后,郭广昌有自己的投资逻辑。

  郭广昌:复星整体的战略就是保险加投资,所以我们投了美国两家保险公司。第二,在投资方面的话,我们围绕大健康和快乐时尚产业,所以我们投了能够和中国经济发展并接起来的好资源。我们强调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我们过去投三个实验室,因为美国硅谷在生物医药研究上有先进性,同时和中国低成本的研发联系在一起,这样就更有优势了。

  我们在美国那栋楼在纽约,是洛克菲勒美国标志性的大楼,这个更多是看好美国经济在阶段性经济下行相对底部做的投资,也是跟我们的保险资产相配合的。包括快乐时尚的话,我们投了好莱坞,我觉得好莱坞电影在中国未来的市场是蛮大的,而且电影的话,我估计中国很快会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票房市场。总的投资逻辑,一是保险加投资,二是投资就是整合资源,美国资源和中国资源,组合起来创造更好价值,这就是我们的投资方向。

  记者:您从收益率、影响力评价来看,您觉得哪个项目最让您满意呢?

  郭广昌:美国的投资我觉得我都蛮满意的,其实对美国的投资环境我是比较认可的,比较透明,比较规范,指引比较明确,知道多长时间,怎么样做,你能得到审批,当然至于成与败,那是你的商业判断和你的执行能力的问题。

  在习主席访美期间出席的中美企业家座谈会上,郭广昌和他的美国老师巴菲特交谈盛欢,巴菲特对他说了解复星的投资,但同时这位85岁的老人也提醒郭广昌全球经济不确定性还是蛮强,要谨慎。

  最近两年复星国际在全球以近乎“扫货”速度将葡萄牙保险公司、德国私人银行、美国特种保险公司、日本资产管理公司等金融资产收入囊中。他投资7.25亿美元买下洛克菲勒主持建造的Liberty 28大楼,一时成为舆论的焦点。美国媒体感叹“人类已经不能阻止复星的前进了”的同时也提醒部分金融资产潜在风险大。

  郭广昌:我们比任何人都担心,都如履薄冰,所谓投资或者做企业,其实就是在管理风险。从全球金融资产来说,如果不是美国金融危机,资产泡沫破裂的话,也不可能有这些收购的计划,葡萄牙不可能占1/3国民保险市场份额的这样一个企业随便让一个海外企业就控股了。一方面风险窗口的确很大,但另一方面,机会也在那里。我们之所以能做这些,包括全球拓展,包括为什么葡萄牙能批准我们,都是因为我们根在中国,中国经济在增长,前几年中国对全球GDP的增长贡献,占50%,现在相对占30%,这就是动力。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本,我们也是得益于中国增长。

  郭广昌毕业于复旦哲学系,在复星国际北京大楼的会客室里摆放着《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知识论》、《舍得》等书。除了哲学思维外,太极也影响着郭广昌的投资与管理。7年前,郭广昌在浙江老乡马云推荐下开始打太极,不忙的时候一周打上三四次,与兄弟们过过手每次要打上一小时,如果时间不允许,他也会抽5-10分钟摆摆动作。

  郭广昌:太极核心思想还是平衡,太极图里面,它是讲究转换是圆润的,中间是有灰度的,是一种平衡。我觉得这是太极跟我们的管理思路相通的地方。

  记者:选择进攻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很多中国企业都“走出去”,包括美国,包括更大的海外市场。但是我们也看到,很多的中国企业遭受了不顺利,比如说一些贸易壁垒,市场准入的壁垒啊,甚至于在美国我们也经常会看见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企业一些进入,您对这些中国企业有什么建议吗?

  郭广昌:我们可以选择两点,第一为了更好的环境,我们做努力,包括政治家、企业家去沟通、去交流,另一方面,在改变或者未改变之间,在现状情况下,做一个对自己企业最有利的选择。不是说不动,要努力,但也不要操之过急,而且我也反对太情绪化的一些东西。所谓建设性大国关系,一定是互体互谅,尊重对方的关切点,而不是说一味我的角度想法,更加不能一味把别人当假想敌。

  那么,郭广昌的投资版图带给我们怎样的启示?中国企业在美国、在海外的投资主要有哪些风险?又怎样规避?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认为:

  袁钢明:“就我们所知道的事情来讲,像华为、三一重工都受到了阻碍。这些案例中都是大公司,造成对方在介意、防备,或者说出现假想敌的行为。我们需要防止类似事件出现无谓的假想敌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