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中国三季度GDP公布 A股影响解读

来源:作者:编辑:2015-10-30 13:15

  下周一(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将公布第三季度GDP、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数据。从中可一窥中国经济增长情况。耶伦担忧上海退休职工将储蓄投入股市。下周一北京时间上午10点,全球聚焦第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

  五中全会将定调经济路径“十三五” GDP目标或再下调

  三季度数据公布在即,GDP增速破“7”预期再次增大。2015年经济不被看好之时,下一个“五年计划”正越来越近。在10月26日至29日即将举行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将对“十三五”规划进行审议。

  “到2020年如果能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话,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基本达到了中等发达或者是比较富裕的标准。中国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目标的实现,不仅具有中国意义,可能还具有人类发展的意义。”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称。

  即便如此,尽管时间紧、任务重,已下调过的经济目标,在经济转型换挡压力之下,或仍将再次下调。业内权威人士预测,在“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合理区间将在6.5%至7.5%之间,如果国际因素变化比较大,上下限或再下调0.5个百分点。官方媒体最新发表的文章表示,目前尚不能排除将“十三五”期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从“十二五”时期的7%下调至6.5%的可能。

  定调“十三五”

  作为新一届领导人执政后的第一个五年规划,“十三五”规划注定会成为最关键的五年规划之一。事实上,为编制好“十三五”规划,今年以来,中共高层密集展开基层调研。

  从5月至7月,国家主席习近平相继在浙江、贵州和吉林调研,并接连举行座谈会,听取上海等18个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人对“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见和建议。座谈会上,习近平明确了中国在“十三五”期间需要补齐的“短板”,部署了需要取得“明显突破”的十大领域。这将是五中全会关注的热点,会就此提出系列解决方案和改革路径。

  9月初,李克强主持会议部署“十三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编制启动工作时就曾强调,研究编制“十三五”规划,要远近结合,更加注重以解决长远问题的办法来应对当前挑战。

  10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部分省(区、市)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并强调,下一步要继续创新宏观调控方式,精准实施定向调控、相机调控,加强逆周期调节,管控好潜在风险,巩固经济基本面,培育发展新动能。

  和快速增长阶段不同,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十三五”时期,中国发展的环境、条件、任务、要求等都发生了新的变化,向在内需推动下的更平稳和可持续的增长方式转变。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十三五”规划绝非是时间点的简单递推,而是被赋予了诸多新内涵,是基于经济新常态的大逻辑,在“四个全面”的顶层设计之下,对经济社会做出战略安排,确保向全面小康社会目标的冲刺不失速、不跑偏。

  据悉,为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发展,中国经济增长将完成三个转变:从主要靠投资、出口、消费变为“三驾马车”协同带动;从主要依靠工业变为一二三产业协调发展;从主要靠物质资源消耗转变为主要靠劳动生产率的提升。

  机遇与挑战

  受访的学者分析称,中国经济形势严峻,出口明显受限,产业创新将是未来5年的当务之急。

  据德国之声报道称,这次会议将主要聚焦经济结构改革和放松政府对经济的管控。预计十八届五中全会还会对已经提上议事日程的国企改革进行讨论。

  此外,“十三五”规划将会继续关注城镇化问题。城镇化有利于释放内需的巨大潜力,有利于破解城乡二元结构,促进社会公平和共同富裕。要更加重视“人的城镇化”,不让乡愁变忧愁。

  除经济议题外,全会可能会作出的有关人事变动的决定也引人关注。十八大以来,已有100多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军级以上干部被查,其中包括蒋洁敏、李东生、杨金山、令计划4名中央委员,以及李春城、王永春、万庆良等11名中央候补委员。

  另外,还有全社会的养老问题。由于实行多年的计划生育,中国现今生育率偏低,面临人口减少的压力。养老改革、二胎政策等改革也是如箭在弦。

  期待新举措

  中央定下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其中一个量化标准就是将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水平提高到2010年的两倍。如今这一期限临近,预计十八届五中全会也会对实现这一目标进行更多部署。

  此次会议召开适逢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人们对是否公布新举措以提振经济或降低国内生产总值的官方目标的猜测与日俱增。

  交银国际首席策略师洪灏表示,领导层优先考虑的重点正从数字目标上转移开去。他说:“尽管仍缺乏详细情况,可是新规划将减少对数字‘7’的强调,将继续把关注点转向提升增长质量,以及提高公共福利。”

  事实上,人们已普遍接受这一看法,即增长预期将下调。一位专家说,因为中国在过去5年经历了较高的经济增速,所以将能够在未来5年实现平均增速6.8%的目标。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世界经济环境仍然比较复杂,机遇和挑战相互交织,时和势总体于我国有利,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仍然存在,但同时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调结构、转方式、促创新任务仍然艰巨。”5月27日,习近平在浙江召开华东7省市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上表示。

  中国必须保持足够的增长率,以避开中等收入陷阱。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表示,未来几年的重点应该是确保落入陷阱的情况不会发生。中国需要提升至高收入经济体,确保大多数人能享受到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好处。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这或许将是新的“五年规划”的重点。

  周一中国三季度GDP,5大看点解析

  为符合IMF的数据报告标准(SDDS),中国对GDP的报告方法做出了调整,下周一,国家统计局将公布分别公布分季核算GDP与累计核算GDP,而之前公布的GDP只采用累计核算方式。新的核算方法有助于计算第四季度产出(不考虑通胀因素)的同比增长,之前的累计核算无法显示出每个季度经济的波动。这或许能够显示出第三季度经济的迅速放缓。

  目前经济增长的驱动因素

  周三,国家统计局官网发表了题为《新常态新战略新发展——“十二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成就斐然》的文章。文中指出,服务业已成为我国第一大产业,2015年上半年服务业占GDP比重上升至49.5%。这一点相当重要,因为服务业已经超出工业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大支柱。彭博经济学家Tom Orlik、Fielding Chen表示,图中可以看出第三季度或更为乐观,炒股热带动的券商银行收入增加已经成为过去。牛市上半年为GDP贡献了0.5%,但第三季度的贡献将相当有限。

  曾经的驱动因素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过去的驱动因素已陷入失速。克强指数中的发电量已经不再是关注焦点,作为重要的工业指标,其表现乏善可陈。

  住房保障

  房产销售第二季度开始复苏,但房产开发商的信心并未恢复。2015年1-8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61063亿元,同比名义增长3.5%,增速比1-7月份回落0.8个百分点。下周一公布的数据如果有所反弹,将缓解住房矛盾,并提振如水泥之类的商品需求。

  扩大基础设施建设

  下周一将公布的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将会显示,在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双重作用下,私人部门的投资的不足是否得到了有效的弥补。政策制定者很大程度上依靠公路桥梁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来推动经济增长。央行扩大信贷规模,财政部放宽对地方政府融资限制,中央已经批准了218个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总值高达1.81万亿人民币。

  就业增长

  李克强多次强调,经济增速的小幅变化并不重要,关键是要保证充分就业。但官方公布的就业数据太过稳定,缺乏参考价值,一些反应就业情况的数据将公布。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或将在下月公布第三季度部分城市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市场供求状况分析,其中将包含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率。人社部部长尹蔚民10月14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今年1-9月, 城镇新增就业人数为1066万人,提前完成全年目标任务。国家统计局统计的今年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稳定在5%左右,下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或将再次提及该数据。

 

  瑞达期货:技术反弹趋势不改 周一警惕GDP扰动

  节后以来,伴随着市场逐步走出阶段性底部,两市成交量逐步回暖至万亿,题材持续性与轮动性渐活跃,投资者交投意愿逐渐增强,沪指七日累计涨幅11.09%,创六月以来最大周涨幅。展望下周,最大的扰动性来自于不及预期的三季度GDP,在获利承压预期下,周一或有所小幅度回调,但以十三五规划、习访英等消息预期刺激下,迪斯尼、充电桩、核电、高铁、二胎等题材轮动下,资金入场意愿较为强烈,沪指下周料稍许整固之后,继续迎来上涨行情。策略上,三大期指下周逢低做多。

  光大证券:股市调整致金融业对经济支撑不再 GDP增速放缓压力加大

  去年中以来,资本市场高涨与实体经济疲弱在GDP中表现为金融业一枝独秀,而实体经济增速不断下滑。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股市进入牛市阶段,金融行业GDP增速出现快速攀升,同比增速从14年3季度的8.6%上升至当年4季度、今年1季度和2季度的14.0%、15.9%和19.0%。然而实体经济却持续疲弱,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从14年7月的9.0%大幅回落至今年8月的6.1%,其它实体经济指标均不同程度的出现恶化。

  金融行业是GDP增速在今年上半年能够稳定于7%的主要原因。虽然实体经济指标持续恶化,但GDP同比增速在今年上半年依然稳定于7.0%,这主要受金融机构增速高涨推动。15年1、2季度金融业分别贡献GDP增速中的1.5和1.6个百分点。剔除金融业后其它行业GDP同比增速从14年2季度的7.4%大幅下降至15年1季度和2季度的6.0%与5.9%,绝对水平已经创下1992年有季度数据以来新低。实体经济疲弱环境下,金融业成为GDP增速企稳的关键。

  股市调整下行意味着金融业对经济增速企稳的支撑不再,GDP增速放缓压力加大。随着股市进入调整行情以及交易量较上半年显著萎缩,金融业GDP增速将出现明显回落,难以继续对经济增速企稳发挥支撑作用。在此影响下,GDP增速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出现回落。

  如果3、4季度金融业GDP增速回落至去年9.7%的水平,金融业对GDP增速的贡献将减少0.7个百分点。将直接导致GDP同比增速从15年2季度的7.0%跌落至6.3%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