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商行再现“弃A转H”潮

来源:作者:编辑:2015-10-30 13:15

   7月的股灾导致IPO再度被按暂停键,刚看到曙光的城商行不得不“弃A转H”,一时间市场涌现出新一轮赴港上市热潮。根据港交所公开资料,郑州银行已提交上市预披露文件,此时距离青岛银行提交H股IPO申请仅过去一个月。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地方经济的输血金融机构,城商行亟须补充资本金;同时面对A股上市无望的现状,城商行退而求其次,选择登陆H股进行融资。

  第七家赴港IPO的城商行 

  港交所公开资料显示,继青岛银行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后,郑州银行也于近日提交在港上市预披露文件,成为第七家赴港申请IPO的城商行。文件同时显示,中信证券国际、交银国际将担任该行联席上市保荐人,上市集资所得款项用于补充资本金,对于拟募集金额以及上市时间表,郑州银行均未披露。

  据了解,早在今年8月26日,港交所就曾披露了青岛银行提交的上市材料,这意味着青岛银行的IPO正式转战港股市场。在整体经济环境不景气的背景下,急于补充资本金的青岛银行已在A股门外候场三年,而今不得不调整上市计划。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在目前的133家城商行中,不少城商行在A股排队多年之后不得不另谋出路,如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锦州银行等就先后做出“弃A转H”的决定,同时也有更多的城商行将上市目光盯住了港股市场。

  退而求其次的决定 

  城商行纷纷做出“弃A转H”决定,源自于退而求其次的无奈。“A股IPO再度暂停,新三板流动性不好,在这样的情况下,城商行没有其他选择,只得选择H股上市。”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表示。

  事实上,自2007年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三家城商行成功跻身主板市场之后,A股IPO的大门就一直被关闭,直到今年6月,证监会披露了包括江苏银行、上海银行等10家城商行的上市审核程序进度,才重新燃起了城商行开启IPO的希望,而7月股灾的出现让城商行的希望再一次被浇灭。

  而在登陆A股市场无望的窘境下,城商行迎来更加残酷的考验。存款保险制度落地、利率市场化进程越走越快、互联网金融产品冲击不断、地方经济持续放缓,作为地方经济输血工具的城商行面临日益沉重的资本补充压力。之所以称港股上市为“退而求其次”,原因是虽然登陆H股程序相对简单,但H股无法实现境内股份流转、已上市银行市场认可度不高、估值普遍偏低等。“最大的问题还是融资规模受限,城商行难以在H股中募集到充足的资金。此外,由于两地市场没有完全连通,内地城商行在港交所的适应率也普遍较低。”吕随启表示。

  城商行融资的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证监会宣布A股IPO开闸之后,部分城商行出现了回归A股的动作。在吕随启看来,城商行回归A股,是由于港交所的监管较严所致。他进一步解释称,中小银行管理水平相对落后,而香港的监管非常严格,一些城商行可能并不适应。一位业内分析人士则表示,从规模上看,在所有的城商行中,上海银行、江苏银行等处于第一梯队,最有可能率先上市。不过即使得到放行,真正能登陆A股的城商行也不会太多,原因在于监管层对规模不大、网点覆盖面不够广的城商行仅定位在区域小微企业与“三农”服务。

  事实上,从1995年我国第一家城商行成立到现在,城商行走过了近20年的发展历程,经历了从粗放式经营到现代商业银行经营的转变。

  据2014年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城市商业银行市场前瞻与发展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城商行净利润从2007年的248亿元增加到2012年的1368亿元,但是城商行收入分化严重却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此外,在目前经济承压的环境之下,作为地方经济发展输血的金融机构,城商行也面临着资产质量持续恶化和资本充足率严重不足等问题。

  对此,除了在H股上市外,银监会副主席曹宇曾表示,针对当前城商行普遍存在的资本补充压力,银监会将支持银行通过引进合格股东进行增资扩股;还支持符合条件的银行在境内外上市融资,包括在新三板上市。据悉,齐鲁银行已经率先登陆新三板,贵州银行、桂林银行、乐山银行等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新三板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