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33位“总裁班”学员委托炒股亏1亿

来源:作者:编辑:2015-10-30 13:12

   10月份以来,A股市场出现一波像样的反弹行情。不过,对杭州的董先生、翁先生和他们的一帮总裁班同学来说,这波行情已跟他们无关。“9月30日,我们股票账户的资产已经清算,1.14亿元的资金,最后只剩下1138万元。

  董先生和翁先生是浙江某校总裁研修班的学员,今年6月初到7月份,他们和班里其他31位学员先后集资11373万元,委托给一位叫刘红的学员炒股,结果稀里糊涂被两倍杠杆配资炒股,遇上股市大跌后最终被强行平仓。

  5个月两倍多收益 

  “股神”升起 

  据翁先生介绍,他们班一共48个学员,大部分是来自全省各地的民企老板。“有一位叫刘红的学员,通讯录上写的是上海万花融通基金管理投资有限公司执行总裁,主营业务是专业从事投资与收购药企、医院、老人院与通用航空。据她自己介绍,她是加拿大籍的华侨,在美国搞投资,是一个金融人才,投资股票很有一套。”翁先生说。

  据翁先生介绍,刘红和他们总裁班的班长姜先生关系很熟。“姜先生经常给其他学员打电话,动员大家把钱交给刘红打理炒股,显得异常热心。‘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是他鼓动学员时经常说的话。”

  在刘红和姜先生的动员下,去年12月下旬,9名学员一共拿出2000万元交给刘红打理,资金全部打到一位学员家属的股票账户上。“据姜先生说,账户卡是放在他这里的,由刘红操盘。”翁先生说。在班级微信群里,刘红经常会晒自己的“成绩单”。“到今年4月27日,她说回报率达到127.85%。还说后来增资的1000万元加上800多万融资,买的股票停牌,估计复牌后有50%到100%收益。”

  有了这样出色的“成绩”做铺垫,今年4月底,第二批集资就顺利多了,共有23位学员拿出3300万元,这次开户用的是另一位学员的孩子的名义。根据刘红晒的“成绩单”,24个交易日,收益率达到69.76%。“一期的产品,到5月下旬,说回报率达到230%。也就是说5个月时间收益两倍多。”翁先生说。

  就这样,在学员的心目,刘红成了炙手可热的“股神”。5月底到6月初,刘红又在学员中进行了第三次集资,这一次集资更加顺利,金额也更高,33个学员,其中包括一位上市公司老总,一共集资9000万元,有的还拉了亲戚、朋友入伙,姜先生本人也拿出了300万元。这些学员中,有的以前根本没有炒过股。同样,这次开户用的是又一个学员的儿子的名义。

  两倍杠杆配资爆仓 

  1.14亿资金只剩10% 

  “6月5日,9000万元资金到位。6月10日,刘红就满仓买了股票。”董先生说。然而,6月份罕见的股市大跌把大家打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因为账户上的股票有被平仓的危险,6月底,刘红紧急找到出资额比较多的几个学员,希望他们先垫钱交一笔保证金。“这时候,我们才知道有杠杆的,不过她告诉我们是1:1。”董先生说。在三期集资中投了1500万元的学员张先生急忙凑了1400万元,作为借款救急,算是暂时躲过了爆仓的风险。

  “7月3日召开投资人会议,才知道9000万元的本金只剩了1676万元。”董先生说。股票账户随时还有爆仓的风险。根据刘红的要求,这次会议上,大家同意再增资30%,最后大家凑了2373万元。另外,又从二期的资金中拆借了一半也就是1650万元。

  然而,噩耗并没有停止。“8月27日,刘红又跟我们说,希望我们再次增资,说8月份股市已经见底了,大盘还有一波行情,大盘能涨到4500点,亏损的钱能赚回来的。”不过,此时学员们都已对她失去信任,反对再次增资,并要她交出交易密码。

  “我们查了账户,才知道2倍的杠杆,而且8月26日系统已自动平仓了,2.29亿的资金,扣除配资1.8亿元、利息720多万元、向学员张先生的借款1347万元以及二期借款1650万元,只剩下1138万元了。”董先生说。也就是说,学员们9000元的最初出资,加上2373万元的追加资金,总共11373万元资金,最后只剩下10%的本钱。

  学员一共参加的三次集资,第一期本金2000万元,加上追加的1000万元,总共3000万元;第二期3330万元;第三期11373万元,三期相加总本金将近1.77亿,为17673万元,到9月底只剩下不到4000万元,亏了近1.37亿元。

  有位学员2790万元资金 

  最后亏了2100多万元 

  在众多学员中,胡女士参加了前后全部三次集资。“第一期400万元,后来追加资金200万元;第二期500万元;第三期1300万元,后来增资390万元,前后出资达2790万元。”胡女士说。

  而到9月底,一期的600万元资金,200%多的收益早已灰飞烟灭,只剩下240万元左右的本钱;二期的500万元资金还剩一半,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因为二期有一半的资金后来被拆借到三期救急了;三期的1690万元只剩了170万元。也就是说,胡女士的三期投资一共亏了2100多万元。

  最让胡女士郁闷的是,这些钱他们都不知道怎么亏的。“我们根本不知道、也没有去过问她到底买了什么股。说是有学员进行监管,但只要她修改交易密码,根本谁都监管不了。”

  在第三期集资的学员中,包括胡女士在内,一共有4位学员出资额在1000万元以上,其中学员张先生算上后来的增资额,一共出资2366万元,最后也亏了2100多万元。还有一位学员陈先生,在二期、三期集资和后来增资中共出资700万元,亏了500多万元;同时还参加了另外的明星私募的股票培训班,亏了1100多万元。

  翁先生说,他前后共投了250万元资金,其中200万还是一个要好朋友出资的。“我朋友说刚好一笔货款到账,让我带他玩玩,就把这笔资金投了进来,结果现在只剩了不到20万。”翁先生说。

  “6月4日姜总给我打电话鼓动我入股的时候,说不可能亏损的;如果刘红(炒股)亏的话由刘红赔。后来亏损后我找姜总,他要么不接电话,要么关机。”学员华先生说。而当7月份股票严重亏损、要大家增资补仓的时候召开全体股东大会,起草了一份操作管理约定,却写着:基金盈利时,刘红收取净盈利额的20%作操盘报酬;基金亏损时,不收取任何报酬也不承担任何损失。

  “8月底我们查了交易记录,才知道她给我们操盘的股票基本上都是高买低卖。像招商银行6月10日以20.65元买入,第二天就以20.25元亏本卖出。”董先生说。